高锰酸钾滴眼睛

锁车警告,上车请私信走Q或者关注我推

我的创造者和别人好像有点不一样(上)

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呃呃呃额额我他妈吃爆

西伯利亚:

cp:冲云霄×震荡波
文前叨叨+预警:sg世界观,因此,ooc属于正常现象(hu shuo)。因为如果是正常世界的话结局一定是be。傻屌文,没有逻辑,只图甜甜甜和治愈。
送给高锰酸钾滴眼睛太太w,希望喜欢。


正文


未出生,革命尚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
(一)


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些不合逻辑的事,就比如,在当初没有任何其他正常tf作参照的情况下,冲云霄到底是怎么意识到,他的创造者的不同之处还为此饱受惊吓的?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
“他就是我的创造者吗?他好像很特别……”
这是新生的幼生体冲云霄的第一个清晰成型的念头。
他大睁着自己金灿灿的光学镜,双爪贴在培养罐的玻璃上,满怀好奇地透过泡泡冒个不停的营养液,打量背对着自己,不远处不知在忙碌什么的创造者。
无论是那长长的音频接收器,还是那少女风格的粉色涂装和闪烁的光带,都只能令冲云霄由衷地从心底产生一种奇怪的情感,那种情感就好像包裹着自己的营养液一般温暖,并且还止不住地往外喷涌着红色的小东西。
无法定义的感觉,冲云霄默默地下了评判,但是并不让人难受,甚至很舒服。
然后,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他的创造者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转过头,定定地向着这边看来。
冲云霄却被吓到了,他猛地缩回爪子,把自己蜷成了小小一团——如果不是因为培养罐的体积太过狭小限制了他移动的空间,他几乎立刻便要落荒而逃了。
这啥?灯泡?好大一个蓝色的灯泡!!!我的创造者,居然是一个灯——泡精?!
被创造者面甲惊到不敢再看的视线下移,像被巨大电流劈过的感觉再度降临——好大的胸!不对,好大的胸甲!!!好大,好大啊!!!
只是苏醒,甚至算不上已经出生的冲云霄,在刚刚上线不到三分钟的短暂生涯里,便经历了旁人一生都未必能体会得到的跌宕起伏,变幻莫测的心路历程。
巨大的刺激导致幼生体相对脆弱的中枢处理系统卡壳,并不断地弹出损伤警告,于是冲云霄很没用地光学镜一熄,干脆利落地下了线。
这势必将成为未来伟大的巨狰狞之王不愿提及的黑历史——他居然被自己的火种伴侣兼创造者吓到菪机……
目睹了这滑稽的一切之后,震荡波眨了眨自己那只巨大的蓝色光学镜,随即惊讶语调夹杂着怨念的抽噎齐飞,分贝之高以至于在寂静实验室里造成了轰隆隆恍若雷声的回响“我的普神啊,这不符合逻辑!我创造的!我的儿子!他居然害怕我!!!”


幼生体,冲云霄的震荡波脑内观察记录
(二)


冲云霄发现自己的创造者——或者用蓝星话说,父亲,其实是一个感情很丰富的人。虽然他只有一只巨大的天蓝色光学镜,并没有正常意义上的面甲,但是这依然不妨碍他展现变化莫测的情绪。
以下是冲云霄的一部分观察记录摘要——
如果灯泡亮度很高,并且弯成了蓝星特产植物腰果的形状(别问他怎么知道腰果的,作为震荡波创造的产物,如果不会使用电脑简直丢人!):这是开心。
如果灯泡中央暗淡但是四周发亮,且莫名散发着冷气:这是生气了。
如果灯泡亮盈盈,并流出了清洗液看上去像颗巨大的水球:咳,不用说你也知道这是什么情绪。
全暗了——这有两种情况,一是创造者在沮丧;或者,如果他在充电床上的话,那是睡着了。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记录:
1.近距离观察然后把头雕放上去的话,感觉创造者的胸甲变得更大了!!!
2.创造者和今天认识的石油兔子很像呢??
3.创造者训练我的时候简直和平时判若两人……超级严肃的……不过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欺扯人都是坏蛋!!!
4.创造者和那个戴奇怪绿头带的话唠面具男似乎关系很好,不开心!!!创造者是我一个人的!
5.喜欢创造者摸头。
6.虽然我的创造者震荡波和别人有点不一样,但是在我心里他是最好的人!

评论(2)

热度(70)